中国为什么克美国?

00

2018开年至今,还有什么事件,能够比两大经济体的较量更引人关注呢?

然而种种事实表明,美国人再次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对手展开了一场注定无法取胜的战争。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对手,已经完全摸清了这个庞大国度的软肋,并且掌握了对付美利坚的核心技术。

让我们先从一个小故事开始。

洗蜜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蜂蜜消费国,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要吃掉一斤多蜂蜜或蜂蜜制品。所以,即便同时是全球前五的蜂蜜生产国,美国每年还要从海外进口大量蜂蜜,以满足国人的胃口。

幸好,在大洋彼岸,有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蜂蜜生产国,每年生产出占全球25%的蜂蜜和90%的蜂王浆。更妙的是,这个国家的人不是那么爱吃蜂蜜,人均消费量大概也就美国一半的水平。

于是,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连续多年都是美国最大的蜂蜜进口国。1993年时,中国蜂蜜甚至占到了美国进口蜂蜜总量的55%,独霸半壁江山。

然而,这样的甜蜜贸易并不持久。

首先发难的是美国蜂农组织,他们发现这些大量涌入的中国蜂蜜,横跨大洋后的售价竟然比自己的成本价还低。于是怒而拍案,要求政府调查中国对美国的蜂蜜倾销。

自1995年克林顿政府开始,美国商贸部门围绕中国蜂蜜的进口价格展开了漫长的调查。2001年时小布什政府得出结论,中国蜂蜜正在以低于公允值的价格对美出售。同年,美国商务部下令对中国蜂蜜征收反倾销税,将进口关税几乎提高到了原来的三倍。此后每过5年,美国政府都会重新审视中国进口蜂蜜状况,但每次都认为中国蜂蜜依然在对美倾销,如放开贸易会伤害本国蜂农,于是继续维持这一税令,持续至今。

但美国蜂农的如意算盘并没奏效,因为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虽然中国进口蜂蜜少了,但美国市场的低价“外来蜜”却依然满坑满谷,这些低价进口蜂蜜依然在伤害自己的利益。

然而这些蜂蜜的来源令人感到邪门——比如东南亚岛国马来西亚本来每年只能产蜜4.5万磅,但这个弹丸之地曾经一年对美出口蜂蜜3700万磅;泰国由于炎热和蜂巢有限,根本不可能产出某些种类的蜂蜜,然而却每年对美国出口大量这种类型蜂蜜;还有一些国家,如新加坡和巴哈马,每年都向美国出口上万吨蜂蜜,而在历史上,这些国家既没像样的养蜂产业也没什么出口记录……

看到这里,作为熟读二十四史、三十六计、孙子兵法的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什么了?

没错,当中国商人们知道美国征收高额关税后,就把中国蜂蜜贴上其它国家标签,绕道另外国家的海关,再送进美国市场。这种暗渡陈仓的手法,被美国人称为“洗蜜”。

于是美国蜂农奋起反击,他们通过技术人员分析,发现很多所谓从泰国、菲律宾、俄罗斯、印度……等地进口的蜂蜜,其实就是从中国生产的,因为那些蜂蜜中的花粉都是中国品种。然而随后中国商人通过超滤的办法,把蜂蜜中的花粉过滤掉了。

美国人还打算通过蜂蜜中的抗生素含量来判断其来源,因为中国蜂蜜常常含有过量违规抗生素,然而当美国人的检测办法成功后,中国人就立刻不再使用那种抗生素。

虽然美国政府陆续查封了不少“洗蜜公司”,但这样的智力对抗还在持续,因为中国蜂蜜成本之低廉,足以让这些产品辗转多个码头后,依然比美国蜂蜜价格便宜。

接下来,我们先暂时告别蜂蜜,去看一看科技领域的故事。

招降

在过去几年间,美国政府和科技企业的关系,并非那么融洽,无论是中企还是美企。

一个有代表性的案例是:2017年初,扎克伯格在个人主页发文表态,反对川普收紧移民政策。几个月后,川普则在自己的Twitter上回怼:“Facebook就是反川普大本营。”扎克伯格迅速反击:“川普说Facebook反对他,民主党还说我们帮川普赢了大选呢,你们看到不喜欢的内容就不高兴,可我们就是个允许各方发言的平台,这很正常啊。”

另一个案例则更为中国人熟知:就在不久前,美国政府对中兴展开了风暴式责难,最终这家中国科技企业以巨额罚款、改组管理层、接受各项美国政府指令为代价,换取了缓刑。

相比之下,中国政府和科技企业的关系,就融洽得多,尤其是美国企业。

比如,敢和美国总统对喷的小扎,却一直在努力维系同中国政府的关系,并且做出随时听从组织召唤的姿态。除了在雾霾中晨跑过天安门、设酒宴款待中国政界人士、公开展示自己的中文水平外,小扎还曾经请中国的一把手为他即将出生的第一个孩子起中文名字。2

另一位美国CEO,苹果的库克。此前曾公然拒绝FBI调查恐怖分子的协助请求,并促使FBI自觉打消了念头。然而不久后,苹果就几乎全盘接受了中国政府出于安全监管方面的指令,不仅多次下架应用,还逐步在中国电信运营商的机房中存放用户数据,直到最终将中国用户的数据中心设立在贵州。

持类似举动的还有高通,自从在垄断事件中与中国官方和解后,高通表示“会用全部精力和资源来支持中国的客户和合作伙伴”。随后,高通设立了总额达1.5亿美元、用于帮助中国初创企业的投资基金,并与华为、腾讯等中国企业共同设立的新研究和设计设施。此外,高通还在帮助中国研发超级计算机及服务器芯片,这一向是美国政府并不愿看到的景象。

有趣的是,为了防止高通一家独大,IBM、英特尔、超微、惠普等美国科技巨头,都在分别协助中国合作研发服务器相关技术,与高通的在华业务展开竞争。

除了这些巨头公司外,一些美国科技领域的初创公司也频频与中国互送秋波。

Neurala,一家曾帮助美国空军打造机器人的初创公司,其产品曾经给美国空军部长留下深刻印象,却在融资和产品推进时遭遇冷场。此时,某中国国企旗下的基金掏出钱包,成为了Neurala的金主。

类似的案例还有——

Velodyne,一家曾经接受过五角大楼拨款,曾为美国海军的无人驾驶工具提供传感器的初创公司。其目前最大的一笔融资的金主之一,是百度。

Quanergy,一家曾经为美国军方制造无人驾驶汽车传感器,拥有雷神公司(五角大楼的巨型供应商)人迹追踪软件技术的公司。据信接受了某中国官方背景的基金注资。

Kateeva,一家可以生产可弯曲屏幕设备的公司,这项技术被美国军方称为“优先发展项目”。这家公司于前年在多位中国金主处获得了融资,而作为代价的其中一个董事席位,则交给了原中国政府高层嫡系的麾下子公司……

剧本

2018年5月29日,白宫新闻办发布了“特朗普总统应对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

这篇中央红头文件一共由四部分组成——

1.多年来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中国一贯以有损于公平及互惠贸易的做法利用美国经济获益。

2.对美国的创新和就业造成损害:中国极力谋求获得美国公司的技术,有损于美国的发明创造。

3.抵制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

4.保护美国发明创造。

不难看出,川普在意的就这么两件事——“贸易不公平,技术被偷跑”

所谓贸易战,是指双方互加关税的具体行为,可并不完全代表问题的根源。毕竟除了贸易问题外,知识产权问题也是川普多次向中国政府念叨的重要话题。

本文的第一个洗蜜故事,其实就是“贸易不公平”的象征。而第二个美国科技公司向中国政府聚拢的故事,其实就是“技术被偷跑”的象征。

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样的局面此前一直是对中国非常有利的,所以先提出抱怨和准备动手的是美国人。

就像一位中国网民评论的那样——“现在中国倡导自由贸易,美国准备闭关锁国。总觉得剧本拿反了。”

是啊,剧本怎么就会拿反了?无论卖蜂蜜还是买技术,说到底还是在做生意,拥有华尔街的美国人怎么就吃亏了呢?

中美是如何形成这样的现状,以至于到最后迫使世界第一强国只能依靠单方面经济制裁、构筑贸易壁垒的方式,去试图保卫自己的利益?为什么中国成了全球化的拥趸,美国却开始奉行单边主义?

答案只有一个。

克星

曾几何时,中国舆论场上有不少叩问“体制问题”的声音,这些声音坚持认为中国的底层操作系统不如美国或西方文明,应该反思或抛弃现有体系,向西方制度改革学习。有反对者将该种论调总结为“拆了故宫建白宫”。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白宫体系”却开始不断展现一连串难以调和的矛盾和漏洞,“故宫体系”反而在此消彼长间逐渐获得了某种优势。

还是回到之前的故事中举例说明。

比如,中美蜂蜜贸易的争端根源是什么?是中国蜂蜜太便宜,触动了美国蜂农的利益。这就包含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中国蜂蜜这么便宜,二是为什么美国蜂农不高兴就可以加税。

中国蜂蜜便宜,除了产量大,品质低,有部分出口补贴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工成本太低了。2000年时,美国蜂蜜生产者协会抱怨,一公斤进口中国蜂蜜竟然只卖0.84美元,而美国人生产一公斤蜂蜜的成本大概在3.1美元左右。他们不知道的是,以1999年山西蜂农的收入为例,每公斤蜂蜜的人工成本只有0.29美元。

如果只是拿简单的成本比较,中国蜂蜜哪里算低价倾销?卖到美国的价格比国内成本价高了近两倍啊。美国人自己生产的成本高,就觉得别人是在恶意出低价,的确是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表现。

作为拥有美国蜂蜜生产者协会(AHPA)、苏斯蜂蜜联合社(SHA)等大型工会的行业,美国蜂农们早就形成了高保障的用工制度。更别提政府还要提供价格支持、销售贷款、贸易保护、赈灾援助、科研支持、注册检疫等一系列服务。

比如,中国蜂蜜出口商每年交给美国的大额关税,美国政府都要委托这些大工会,将这些“贸易罚款”分发给各工会成员,也就是美国蜂农手中。而一旦蜂农们觉得利益受损,工会干部们又会立刻跑到华盛顿,要求议员们保护民族工业。

你看看,这一系列服务,哪个不要钱,这些养尊处优的美国蜂农的人工成本自然就水涨船高。哪里能够和中国人同场竞争?(3.1美元和0.29美元的差距啊)

这些美国佬哪里知道,直到2012年底之前,在中国养蜂是完全没有任何政府补贴的。养蜂采蜜在中国农业生产中属于高风险职业。蜂农放蜂时远离故土,风餐露宿,容易受天灾甚至人祸的侵害。同时,这些小家庭式的生产者,在蜂蜜加工商面前基本没有任何议价能力。

蜂蜜只是中美传统行业比较的缩影,为什么进入WTO之后,中国能够把数百万美国工人弄得失去工作?根源就是“白宫体系”的高福利政策,让用人成本高到难以维系,而“故宫体系”就灵活得多,既没有工会也没有补贴,让那些工人风险自负,就没这么多麻烦事。

所以无论美国养蜂产业多么发达,工作效率多么高,技术保障多么先进。在中国30多万低学历老蜂农近乎零成本的商品冲击下,立刻丢盔弃甲,只能靠闭门不出的方式苟延残喘,堪称可笑。

钢铁产业、制造业,不都是如此吗?汽车城底特律都成了死城,政府还要筹集资金,把那些失业工人送进学校接受再就业培训。而中国的老国企社保干脆一欠了之,近3000万人就直接扔到市场上自己去找饭吃,不给国家添任何包袱。

什么叫体制优越性?这就叫体制优越性。美国人能比吗?这样两个国家打开国门做贸易,美国人还想不吃亏,那可能吗?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成了全球化的拥趸,美国却开始奉行单边主义。根源还在于“白宫体系”无法在全球化时代提供有竞争力的劳动力资源,只能闭关锁国。

再说说科技公司。

上文提到的Neurala公司CEO,曾说过一段有意思的话,大概是讲美国官员给大企业拨款上百亿美元很容易,但让这些人投给初创企业一百万做个尝试,可就难了。之所以后来找了中国金主,是因为“中国投资者更愿意冒风险,而且也很愿意快速达成交易。”

由于大多数情况下,“白宫体系”在经济领域奉行最小存在感原则,所以和企业很难有什么交情。反正你也帮不了企业什么忙,那企业找你干什么呢?

而“故宫体系”可就不一样了,一边能够说让你小扎来开会就来,说让你库克下线就下;另一边又能够说给高通拨地就拨,说给车企加产能就加。企业能不喜欢这样的政府吗?

所以几十年来,西方公司即使在中美关系充满动荡的时期也会站在中国一边。1990年代,当美国国会因为对外部事务的担忧而威胁要撤销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时,美国商会曾前往华盛顿捍卫北京。

为什么美国公司宁愿通过交出技术或控制权的方式,也要进入中国市场,就是因为“故宫”是真的有“主观能动性”,是真的“办实事”啊。

秦晖先生曾经举过这样一个例子——

许多欧美外资本来就是规避本国劳工权利而跑到中国,但民主福利国家的长期浸淫仍然使其初入时诸多“不习惯”,不习惯于如此对待劳工,不习惯于如此维系上级。甚至有劳工维权,外资企方已答应条件,而上级却以破坏“招商引资”大计而出面压制的。但久而久之,这些欧美外资有的也入乡随俗,学会了压制劳工,学会了“搞定”上级。以至于回到本国已经无法适应,只能“扎根”中国,而我们的传媒则称为“不但留住了‘资’,而且留住了心”。(有删改)

你看,一边是高用人成本又惹不起的工会,一边是低存在感不办实事的政府。美国公司怎么还愿意留在美国?国门一开,当然是跑到中国去了。从当年审议中国进WTO至今,最愿意帮中国说话的,就是美国企业界,堪称真爱。美国政府自己没本事留住企业,还怨企业跟着中国走,这就是弱者心态。

宿命

即便以上内容已经足以说明,本次贸易战的根源何在,两国局势为何到了如今的地步。但我们还应该继续向前看,以超越当下波澜的视角,观测更长期的运程。

2018年5月18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出了篇文章,叫《警惕美国联邦赤字和债务的外溢效应》,非常值得一读。这篇文章基本上把川普目前面临的最棘手问题,都进行了无情揭露。

川普的上台,与那些在高度贫富差异下的失意者,甚至是“铁锈区”失业者的支持分不开,这也是他的基本仓。为了回馈这些人,川普必须要做三件事,即减税与增加就业、扩大基建投资,及贸易保护。1

贸易保护不提了,可减税和扩大投资都指向一个结果,那就是增加政府债务和赤字。因为一边在“开流”,一边又在“节源”。这样就造成本就负担巨大的美国政府,进一步向万亿赤字滑坡,从而又产生一系列棘手的问题。

这恰恰反映出“白宫体系”的根本Bug。

民主制度下,无论是哪一派政治家为了当选,都要讨好选民。而普通人类对政府的喜好非常简单且万年不变,无非就这么两件事:加福利、减税。

于是民主党上台说我要加福利,选民说好;共和党上台说我要减税,选民也说好。但你不能又加福利又加税,选民就不高兴了,反之又减税又减福利,选民也是不会选你的。

这就造成一个严重后果,即民主制度最终只能“加福利的同时减税”,没有其它选项。就像川普这种以超级无厘头方式上任的非建制总统,现在干的事不也是一边开流,一边节源吗?

在前全球化时代,一国政府这么搞也就罢了。因为本国经济体量有限,这样搞到一定程度会导致财政破产,紧接着就是恶性通货膨胀,一麻袋纸币买一个面包。选民也不傻,知道这么下去大家都完蛋,于是允许政府可以一边减福利一边加税,从悬崖边缘救回来。

然而全球化,会导致国家财政向全世界无限制透支,就像中日这样前赴后继购买天量美国国债的举动,让美国政府欠下了难以想象的巨债。从而让问题一步步加深,最终难以解决。

于是全球化让“白宫体系”越来越难以为继,这个靠讨好选民上台的政府,如同作茧自缚般,逐渐迷失在加福利减税的不断重复中难以自拔。

那为什么同样在全球化条件下,中国就可以连续多年成为美国政府和科技公司的金主,还能用非常低价的商品击溃美国工人,且根本没有赤字之虞呢?

这背后,可能就是“故宫体系”对“白宫体系”的根本优越性吧。这种优越性恐怕是美国人永远不明白,也学不来的。

所以,对于那些尚未认清局势就对中国展开挑战的国家,迎接他们的只有失败,美国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