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民有在吸烟室虐待自己的权利吗?

对于最新的禁烟条例,不少人士提出了严厉的反对意见。

首先登场的是以连岳先生为代表的“自由派”朋友——“支持政府干涉这些自由的人,都是优秀的少先队员。去你妈的”。我们都知道,在中国的舆论场,这种牵涉到“自由”导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社科领域话题,是永远辩论不清楚的。A说外部性,B说群己权界,A列世卫组织报告,B列美国禁酒令恶果……总之,我是不会参与这种讨论的。

那么除了连岳先生外,贺卫方先生也表示了强烈的不满——“机场内撤销原有吸烟室。这种做法在我经过的各国机场都罕见。如今航班延误是常事,长者一误数小时,让吸烟者情何以堪?火冒三丈之下会不会加剧某些激烈行为?”

这是一个形势比人强的推论,不仅看起来合情合理,也符合大多数国人的生活经验。果然,这种意见很快成为了反对禁烟令的主要声音。即便再反感二手烟的人,也大多认为禁止设立吸烟室这种做法大谬,因为老祖宗的智慧在那里呢——“堵不如疏”啊!

我关注的两位师长也在朋友圈里遥遥过了一下招,A大佬宁被指责少先队员也要支持禁烟令。然而当B大佬隔空指出“为什么不可以设立吸烟室自我虐待呢”,双方便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自说自话去了。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烟民到底有没有在吸烟室里自我虐待的权利呢?

抱歉,没有。

首先也是最基础的事实是,在吸烟室里,烟民的虐待行为根本不是“自我”的。

我们来看一条新闻——《公共场所设吸烟室并无实质意义 100%无烟才有效》

以下是新闻全文:

中国疾病预防中心慢性病中心副主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公室副主任姜垣昨天(6日)在复旦大学表示,现在国内许多机场、车站等公共场所设置所谓的“吸烟室”,不能有效消除二手烟的影响,只有100%无烟环境才是唯一有效措施。

姜垣介绍说,即便设置单独的吸烟室,也不能对烟雾提供全面的防护。这是因为,通风技术无法清除空气中二手烟草烟雾所含的所有有毒气体和颗粒,而一些没有任何分隔的无烟区更是形同虚设。

有关部门对上海火车站吸烟室内空气微小颗粒(PM2.5)浓度的测定结果表明,吸烟室内微小颗粒的浓度为室外的300倍,是交通高峰期打浦桥隧道的5倍,对吸烟者自身和相关工作人员造成严重危害。吸烟室并不能消除二手烟的侵害,在距离吸烟室时5米处测定,空气中微小颗粒的浓度仍然是室外的18倍。在有人吸烟的餐厅吸烟区和无烟区同时测定细颗粒物浓度,均远高于室外颗粒物浓度水平。

因此,在公共场所设立吸烟区没有实质性意义。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二手烟暴露没有所谓的“安全暴露水平”。科学证据证明,只有全面的无烟法律才能真正保护所有人免遭二手烟的危害。

有的朋友怕中国专家是“砖家”?没问题。2007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成员国一致通过了公约第8条实施准则,协助各缔约方满足各自在第8条项下的义务。实施准则声明包括如下内容——

• “按照世卫组织《公约》第8条的构想,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接触烟草烟雾,需要在特定空间或环境完全消除吸烟和烟草烟雾,以建立100%的无烟环境。”

• “100%无烟环境之外的任何方针,包括通风、空气过滤和指定吸烟区……都一再表明是无效的,有科学和其他方面的确凿证据显示,技术方法不能防止接触烟草烟雾。”

吸烟室,的确无法阻挡零点几微米的有害颗粒物四处飘逸——

在瑞士,有指定吸烟区的场所中无烟区的室内空气污染比彻底无烟场所高出2.7倍。

北京的空气质量研究表明,设立指定吸烟区的餐馆与实施100%无烟政策的餐馆相比,空气中的颗粒污染物数量高出两倍多。

美国对潜艇官兵的血检尿检结果显示,潜艇里面的吸烟室不能隔绝烟害,因此潜艇也全面禁烟。

香港大学的研究表明吸烟室至少维持-5帕斯卡的压力(相信于1级风到2级风)才能保持烟雾不外泄,而密闭吸烟室无法形成上述通风条件。

作为通风专家协会的领导组织,美国采暖、制冷与空调工程师协会(ASHRAE)认为:“禁止吸烟是有效消除室内二手烟暴露所带来的健康风险的唯一途径。” ASHRAE 认为,任何工程方法,包括目前先进的稀释通风或空气清洁技术,都无法控制吸烟所在区域因环境烟草烟雾暴露而引发的健康风险。

英美烟草公司的一份文件认为,若要去除环境烟草烟雾,通风和空气过滤是无效的。

更何况——

e9f52ac331d68155d1456873d2f155fe_hd

(图源:中华预防医学会伤害预防与控制分委会副主委@吴宜群微博)

由于可能致癌的烟雾暴露没有任何安全水平可言。所以保护公众健康的唯一有效途径是提供100%无烟的空气,消除在室内环境中吸烟的现象,也就当然不能设立吸烟区(室)。在这个问题上,烟民们根本不是自我虐待,而是拖大家一起下水。这不是“堵不如疏”,而是应当完全禁止。

当然,这肯定会导致各种“反弹”和“崩溃”,我也承认形势比人强,但如果说因为很多人热爱吃人肉并且无法改变这一习性就放宽故意伤害罪的门槛,恐怕也绝非增益公众福祉的选择。况且,世界上一些其它的人类文明昭示了禁烟令是可执行的。

看完贺卫方先生的发言后,很多朋友会认为,发达国家比天朝人性化一些,会在机场设立吸烟室。

并不是这样,在公共场所彻底禁烟(关闭吸烟室)才是人类文明的先进潮流。

截至今年4月,美国已经有611个机场是完全禁烟的(smoke-free)。

下列国家公交设施完全禁烟(没有吸烟室):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塞浦路斯,法国,希腊,匈牙利,荷兰,挪威,瑞士,斯洛文尼亚,爱尔兰,葡萄牙,罗马尼亚,西班牙,英国。希思罗、米兰等欧洲主要机场全部禁烟,没有吸烟室。

e90ed94fbfceaf1da30b431e52440d18_hd

(图注:一份数据表明,截至2011年,日本有70%左右的新干线列车都实现了车内完全禁烟,不设吸烟室也不设吸烟车厢。)

很明显,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以及世卫组织这个邪恶机构,在连岳先生在眼中毫无疑问侵犯了私权。实际上,不少美国佬都会就禁烟令起诉美国政府,在这一点上连岳先生并不孤单。至于贺卫方先生也不必焦虑,机场内吸烟室虽然撤销了,但机场外还增设17个吸烟区呀,烟民朋友可以去那里继续“虐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