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安利:一个真男人的试金石

谨以此文,献给中国最好的推销员——李阳。

58fbb42fc6c51eac4cebb6d94b55ef14_1200x500

一、永远不会让祖国失望

2006年8月6日,一个名叫“zhengtingaiwo”的网民,上传了一段视频到优酷网。画面中,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正站在北大附中一幅红底黄字的幕布前,对台下的中学生发表一周以来的第十次演讲:“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中国学英语的人数已经超过美国了,但是会讲的没几个,所以你们从今天开始努力还有希望。我曾经在日韩巡回演讲,他们也是学了50年英语,水平比我们还差,日本人连‘谢谢’都不会讲。”

当李阳以戏谑的日式发音说出了“三克油外瑞麻齐”的时候,台下四个年级的中学生已经笑得乐不可支——2007年,李阳曾在博客上公布了一张包头四十五中学生集体下跪拜谢的照片,随后在某中学体育馆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1万人同时笑,1万人同时哭,你想想这是多大的能量。今天我要是让他们跪下,他们一定会跪,你信不信?”

天知道那个网民上传这段视频时在想什么,他起了个标题叫《李阳当年演讲——早有做直销潜力》,没想到7年后,这个播放了近12万次的视频竟一语成谶。

当李阳在凌晨3点56分用含有79个感叹号的博文宣布“为什么要坚定地加入安利全球事业”时,他那已经接近两个月没更新的、确切的说自“虐妻门”后早已脱离公众视野的微博,再一次迎来了转发高峰。微博上的段子手们嗅到了新的素材、女权主义者调整了进攻方向、媒体人更是在“时局萧索”的秋冬之交撞上了话题救星。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想起7年前他第一次被网民发现有直销潜力时,背后幕布上那句经典的李氏口头禅——“Never Let Your Country Down”(永远不要让祖国失望)

二、“农民起义”

据说,自1989年大学毕业时,李阳便已迈出了不凡的人生轨迹。在那个全国大学生不务正业的年代里,年少时曾经因为羞于启口导致把屎尿拉在裤子里的李阳已经“首次战胜了自我”,“ 应邀到各大、中学校传授疯狂英语”。5年后,李阳结束了打工生涯,全身心投入了“在中国普及英文、 向世界传播中文”的事业。虽然此前曾经创下了一小时400美元的口译薪金记录,但“李阳•克立兹国际英语推广工作室”依然被广州市教委驱赶出了校园。

直到1997年3月,蜗居于广州贴小广告的李阳,才终于等来了人生拐点:时任湖南株洲一中副校长的欧阳维建看到“谴责狂人李阳冲击学校正常教学秩序”的报道后,认定他是个“伟人胚子”,于是搞来了株洲市教育局的批文,让各个中学将学习疯狂英语作为一项暑假活动。果不其然,正如此后《纽约客》对他的描写:“激动的人群,大声的劝导,捣鼓着自从‘文革’以后中国就不再允许的民粹主义。”一个月几十场演讲结束后,教育局长和各校校长已经被煽乎得热血沸腾,当场拍板大力推广。

“纯粹依靠个人魅力,依靠煽动性的演讲,实现冲动型消费。”如此这般瞬间吃掉一个地级市的几十所学校,高成本高效率地进行模式复制,疯狂英语进入了全速发展时期。李阳曾经自嘲这种模式为“农民起义”。

虽然在今后的岁月中,李阳还会不断在故宫太庙、上海外滩、清华大学和央视春晚现场面对成千上万人的大场面,但他依然没有舍弃自己装满音响设备和英语教材的“大篷车队”。比起北京五道口的学生、黄浦江畔的白领来说,中国四到六线乡镇村的广袤土地,才是李阳基业长青的动力根源——直到他打完老婆后,那些来自“地名冷僻”的农村孩子依然可以构成“北京总部第1期两天两夜魔鬼训练营”的主力学员。

三、意志的胜利

1998年,起义一年后的李阳急欲攻克紫禁城,恰在此时,曾经风光无限的德隆集团盯上了疯狂英语。初识资本巨鳄的李阳抛家舍业,以个人品牌和无形资产在北京新公司中占股49%。然而,当他见识了唐家兄弟的“纯商业化运作”后,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回到广州后,欧阳维建为李阳策划了一条新的路子:要想得到北京教育部门的首肯,地方上那套已经玩不转了,欲使疯狂英语进军北京进而影响全国,李阳就必须转型成为“爱国演说家”。 只有当一种民间教学方法上升为一项“民族自强的爱国教育事业”,才足以获得传统教育和行政机构的认同。

“语言侵略的后面是经济侵略,经济侵略后面真正的目标是经济占领……欧洲、美国、日本是未来我们这代人赚钱的三大市场,大家看在钱的分儿上,今天晚上就开始学外语吧。”2011年日本地震后,李阳在微博上写“日本不需要同情。这次地震只是上帝小小的惩罚。只要想想他们是如何否认侵华战争和南京大屠杀的,大家就可以更好地理解这次小地震了!”听到美国太太的抱怨后,他说你是外国人,不懂,中国人都喜欢我这么说。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史诗般的成功策划,足以载入任何一家4A广告公司的经典案例库。李阳的合作伙伴彭成曾对记者说:“中国加入WTO、国足闯进世界杯、申奥成功、国家要和平崛起等等,世纪之交是中国人最需要学英语的时候。他的演讲煽动性很强,把爱国主义结合进去,讲得每个人都热血沸腾。”

“我将来要把疯狂汉语推广到国外,我的目标是让三亿中国人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三亿外国人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同学们记住了,中国人学英语不是崇洋媚外,我们只是可怜外国人不会说中文!”

导演张元的镜头记录了几百名解放军在长城上随李阳喊“The PLA is great!”的镜头,在对方答应拍纪录片《疯狂英语》的时候,李阳向其推荐了可供参考的影片目录,其中有部电影名为《意志的胜利》,这是一部记录希特勒如何用其强大的语言能力蛊惑人心的有争议的纪录片。

作家王朔曾这样评价李阳:“我见过这种煽动,那是一种古老的巫术,把一大群人集中,用嘴让他们激动起来,就能在现场产生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可怜的人也会顿时觉得自己不可战胜,这与其说是打气不如说是省事或说愚弄,中国的很多事都是这么办的,做一场梦,把所有问题解决掉。”

四、“Effort!Action!”

1997年对于李阳的意义无异于人生再造,因为他在一年中遇到了两位贵人,一位是上文所述的策划大师欧阳维建,另一位则是商人王阳。

当时,王阳在做保健品行业时遇到了低潮,于是在黄花岗烈士墓旁边和李阳连续聊了六天(李阳公司当时所在地),受其启发,王阳把“疯狂精神”用到了保健品营销中,于是便有了“排毒养颜胶囊”的成功。同时,他也把“华人成功学教父”陈安之的盗版盘送给李阳听,据李说,他“当时就发现‘成功学’绝对是个朝阳产业。”其实,李阳所提出的“学英语不要脸”理念,正是受到了此前“心灵财富训练”的启发。

2002年,正当李阳的事业走上巅峰时,他的老搭档欧阳维建却由于不堪忍受长期以来两人间的种种矛盾,选择了退出。在失去军师后,李阳不得不自己挑起公司管理的大梁,由于缺乏经验,他选择向成功学讲师、培训业同行学习。

那年元旦,他结识了“具有十六项国际级顶尖训练机构暨知名大师亲自授证的华语专业讲师资格”的林伟贤。不过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同年,他为了将英语和成功学捆绑起来,与当时尚无名气的刘一秒共同赴美学艺。听完美国潜能激励大师的课后,刘一秒摇身成为秒哥,而李阳也成为了王阳旗下“梦工厂”培训机构的头牌讲师。

2005年,李阳上完两天陈安之主讲的“超级成功学”课程后,当场吐露心声——“很多人问:‘疯狂英语从发明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处在上升阶段?’其实,我李阳疯狂英语的根基就是个‘成功励志学’。 在中国这样一个混乱的市场,就像我这种半瓶子的成功学都挺厉害的……其实我讲的很多话,也是受了陈老师的影响。将来我李阳的销售力,演讲力就要向陈老师学习!这就是我的终极目标!”“什么叫成功的秘密?就是Effort!努力!只有敢迎接挑战的行动才是真正的行动!来!让我们喊一下,Action!”

后来,李阳还成为了刘一秒旗下思八达集团的学员,现场口译了美国成功学大师安东尼罗宾的演讲,为“文华大系统”担任了晚会主持。在新世纪的头十年中,他的自传改版了30多次,摇身成为了中国成功学界、培训界的一线巨星。

五、中国直销业终身形象代言人

2013年10月4日,即距离李阳发出那条微博整整一个月前。在“全球五位创办人以及世界各地优秀领导人”的见证下,中国最精神的男人正式加入安利超凡团队,成为一名经销商。和他一起加盟的,还有几十名企业家,以及几百名员工。在现场,李阳许愿“我要让十亿中国人民用上金锅和净水器(安利产品序列中的顶级产品),我要每年坐400次飞机头等舱推荐安利,我的安利卡号360-XXXXXXXX代表解放全中国,我要23个月成为安利全球创办人……来,想去美国买房子的请举手!”现场5000名直销从业者再次拜服于疯狂精神,齐声高呼“Enjoy Amway!”

不为大多数人所了解的是,李阳在向全国普及安利知识后的第三天,即11月6日,就再次签约加入了商务部直销企业名单中的另一家——南京中脉科技。据说,这家公司生产的保健床可以让苹果不腐烂,净水器出来的水则能助人“不知医院为何物”。

在安利人口耳相传的故事中,不少明星、名人都在全职或兼职从事安利事业——12年前,《李金斗讲安利》的光盘曾经让无数待业人员看到希望,倪萍和范冰冰也都出席过“成功岭”听取带功报告。此外,赵本山、李连杰、赵薇、董建华甚至薄熙来都曾经被传是安利事业的热心参与者。当然,在安利的年度营销人员审核表中,是没有上述人员名字的。

随便打开一个名为“安利皇冠”的QQ空间,或者在百度上搜索“国家领导人对直销的态度”,你都会发现不少惊人的事实。原来《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指明“直销是国民择业的最好机会”,原来十七大已经鼓励“加快培育新兴直销业”。

这正是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祖国的大陆上,正发生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支不穿军装的部队,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一个打造百万富翁的摇篮,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有志之士,他们在媒体的掩护下,忍辱负重,积极运作,默默构筑着祖国的经济长城。”在网络热传的《世界名人眼中的安利》视频中,某集团老总紧随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管理专家余世维之后,一语惊醒尘世人:“如果没有安利,中国政府不会出台直销法,安利成功不成功,不是安利自己的事情,而是国家的事情!”

在这种氛围下,李阳的登场,无异于“神的代理人”降临世间。正如他教英语时撩拨青涩少年的经典场景:“我说你们是——”台下齐呼:“神!”

只是,神和神之间的默契,因为商务部的一份数据而备显唏嘘——《2012年全国直销业发展情况报告》披露,全国直销员的年人均销售额为8513元、年人均收入为1437元。同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总收入为26959元。早在1979年时,安利在美国就被FTC(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罚款10万美元,被禁止继续使用伪造的销售数据和利润进行宣传。当时,平均每名安利销售员月收入不足100美元(同时还有超过一半的销售人员根本就没赚到钱)。安利(中国)董事长郑李锦芬也坦言:“安利的销售代表中,有相当人数是买产品自用的消费者,他们基本没有奖金。”

李阳或许早已熟悉这个“备胎”的真实状况,在“答全球记者问”的博文中,他爽朗应对——“大家对直销事业有很多的误解,真正的安利事业是使用优质的产品,并和朋友分享,一起改进生活的品质!我是不需要销售的。”

没错,只要能够继续遨游在高分贝声浪的海洋中,看着整齐划一的手势在万头攒动中挥舞,“神”依然会每天工作16个小时,引发全场血脉贲张的咆哮:“我未来的使命是——”“给我们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