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喜欢的语文课文

p2435695482

贾生的《过秦论》。

这是高中语文课本中唯一一篇让我背出快感的课文,课本的要求是背诵前两段,我却用一晚上将全文背了下来。那种词藻滚动于口舌间的快感,如同鲜嫩的三文鱼般冰滑爽利,不忍停息。

——“乃使蒙恬北筑长城而守藩篱,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敢弯弓而报怨。于是废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然后践华为城,因河为池,据亿丈之城,临不测之渊,以为固。良将劲弩守要害之处,信臣精卒陈利兵而谁何。天下已定,始皇之心,自以为关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孙帝王万世之业也。”

这一段,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戏文,念的时候面红耳赤飞沫四溅,好比田连元附体,话赶话词压词,恨不得一口吐出个大秦;又好像逆转裁判中主角在每一话最终逆转时的天谴之音,论据如苍山不可撼动,论证似银河倾泄四溅,躲无可躲避不可避。

然而在用华丽词藻堆彻出这盛世金城后,文风却一转波谲云诡。

——“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锄耰棘矜,非铦于钩戟长铩也;谪戍之众,非抗于九国之师也;深谋远虑,行军用兵之道,非及向时之士也。然而成败异变,功业相反,何也?”

此后,“花子杀朝廷”这个戏码,成为了中国文学取之不尽的宝库,始作俑者,便是贾生。从姚雪垠的《李自成》到网络文学《小兵传奇》,无论是生前身后名的探讨,还是凡人修仙的玄幻,谁不爱看凤凰男向苍穹比出中指——“我命由我不由天”?

后来,才在大学图书馆读到另一篇同样热血沸腾的古文,愈看愈熟悉,那遣词造句,行文风格,几乎和贾生如出一辙。

——“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凤之旗,树灵鼍之鼓。此数宝者,秦不生一焉,而陛下说之,何也?……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则士勇。是以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

再后来才知道,原来李斯在师承链条上,相当于贾生的师祖。而这两位“高屋建瓴,历数史实,层层推理,辨难析疑,排比磅礴,雄浑高远”的文体,正来自祖师爷荀况开创的文风——大量运用短句排比和正反对比。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师徒几位对于中华文字排列组合的贡献,恐怕根本不是我等拙笔所能形容。每每在脑海中回响起“及至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时,仿佛真的能看到天上有颗文曲星在闪闪发光。